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鲁班的传说

静静的享受美好的网络生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永丰农场知青名录----第12连(南阳)----简介  

2014-11-12 10:57:03|  分类: 永丰知青之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永 丰 农 场 知 青 名 录

         第 12 连(南阳)





  永 丰 农 场 第 12 连 简 介
   于 德 宁


永丰农场位于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境内,南依发源于小兴安岭的讷谟尔河,北依被国务院定为旅游四十佳的五大连池火山群。场内火山、药泉神水的泉眼密布。

1956年,大批军转干部押解数千犯人在这亘古荒原上拦河筑坝,拓荒种田。地处北纬48°33″34′属高寒地区,年均气温为﹣1?C,占地面积9283公顷,耕地3366公顷,林地面积927公顷,人工林440公顷。

1969年8月16日,由天津南开中学102名和其他外校24名共计126名同学组成的黑龙江省永丰农场12连的知青连队,踏上知青专列,奔赴北大荒,驻扎在永丰农场的南阳屯,开始了躬耕南阳、屯垦永丰的知青生活。

南阳屯是永丰农场的良种站,这里驻有两个连队,一个是天津南开中学男女知青组成的12连,另一个是与上海连队“换防”过来的哈尔滨女知青组成的3连。总共有二百四五十人。虽说是良种站,除了规模不大的试验区以外,还种着三、四千亩地。知青大部分是干农活,有少部分知青从事食堂、猪号、酒房、木工、大车班、铁匠炉、机耕队等后勤、副业和技术工作。

令南阳知青终生难忘的是水田劳作。那里的土地冻层在两米以上,每年三月末开始化冻,要到七月份才能化透。在秋后这段时间,田鼠往往把干渠渠帮洞穿。每年“五一”提闸放水泡田,这些洞一旦形成管涌便造成决口。所以堵管涌就成为水稻播种的序幕。那个滋味只能用周身寒彻来形容,要知道这时人们早晚还穿着棉衣呢。稻田经过三两天的浸泡,人们要用木制推耙,下水把翻过泡软的地摊平,以便播种。水冷已不在话下,地面半尺以下,还是冰层。穿胶鞋拔不出来,无法行走干活,只好赤脚。知青们上身棉袄,下身绒裤,裤腿挽到膝盖以上,光脚踩在冰层上,涉水整地。

接下来就是播种。南方种水稻叫插秧,东北的无霜期太短,才90多天,无暇育秧,只能在室内水浸稻种。待水田整地完成时刚好胚芽破壳而出,然后用人拉的简易播种车,南阳知青赤着脚光着腿,脚踩着尚未化透的冰层,顶着北大荒春季的劲风,深一脚浅一脚地将这些稻种播撒到水田里。

1974年底,12连的一些战友通过参军、上学、转插、病退、特困等不同的途径和方式,先后离开了永丰农场,离开了南阳。由于两个连队的大量减员,农场将这两个连队合并成一个连队,更名为永丰农场一连。 

1975年6月6日,根据上级组建新农场的需要,南阳的32名天津知青和数十位哈尔滨知青,被调到黑龙江省建边农场。这是一个新建的农场。没有路,没有房;知青们晚上住帐篷,白天砍树、开荒、翻地、抢种。生活条件极其艰苦。

建边农场是一个新建的农场,它的前身是嫩江县种畜场,科级编制;1974年,黑龙江省农垦局在北大荒垦区规划建设一批大寨式的国营农场,建边农场就是其中一个,并因此升格为处级单位。

建边农场的原始植被是红松。早在日本侵华时期,漫山遍野的红松就被小日本砍伐后运回日本。在我们从永丰农场调转到建边农场时,所乘汽车行使的道路就是当年日本转运红松的小火车的路基。

建边农场增员的解决途径,主要来自黑河农管局所辖农场的知青。

红松被砍伐后,又长出一片片黑桦、白桦林。知青们按上级的指示,将这些黑桦、白桦林用大板斧砍断、将其拉到营地作为烧柴。然后,又用拖拉机将树根拉到地头。紧接着,轰鸣的拖拉机开始翻地、耙地、整地、播种。一个夏天的功夫,成片的树林就被开垦成了生荒地。

新建的连队没有正式房屋,只有临时搭建的帐篷。床是用细树干连接而成,上面铺上杂草。四面透风,且不安全。后来建了“杆加泥”的房子,就是把树干并排插在地下,两侧贴上和有麦秸的泥巴,房顶用树干支好也贴上泥巴放上油毡。这样的房子比起帐篷既挡风又抗寒。冬天为了取暖,在房子的中间垒上一条长长的烟道,我们称之为“火龙”。知青们已非常满足了。 

就这样,四十年前一起离开天津的126名天津知青,被分成两部分,一部分在永丰农场,另一部分在建边农场,继续着战严寒斗酷暑的艰苦劳作;其中有38名战友在北大荒度过了十年的知青生活。

在这十年期间,12连的126名天津知青,经过了从响应号召、积极涌入到知青下乡运动的浪潮中;到先后以不同方式离开了农场、离开了北大荒,知青下乡运动呈现低潮,以至最后按国家政策全部返城,而宣告知青下乡运动的结束。这期间,知青们用自己一生中最美好的十年,去经受着一个漫长的艰苦磨砺和心灵的苦楚。

这十年来,12连离开农场,以病退的方式有49人,占38.9%;选调和考取上学的32人,占25.4%;转插的27人,占21.4%;参军的7人,占5.5%;特困的7人,占5.5%;调动工作的1人,占0.8%;下岗的1人,占0.8%。有两位战友,因公牺牲,将自己的青春献给了北大荒,至今仍长眠在黑土地中。

离开农场的南阳知青们现分别生活在:北京市、天津市、上海市、南京市、哈尔滨市、长春市、沈阳市、大连市、大庆市;石家庄市、保定市、廊坊市、邯郸市、衡水市、任邱市、沧州市、长治市,分布在全国17个城市。其中不乏有教授、博导,正、副高级工程师,局、处级干部,企业老总、主任医师等成功的人士,但有相当一部分战友生活还是较为困难的。连队已有七位战友先后去世。

尤其是要提及的,许多病退、特困、转插的战友,返津后面临诸多困难:找工作难、找对象难、住房难;简单成家后,又要面对上有老、下有小、收入低的家庭困境。但是,他们没有退却,绝大多数战友通过自学考取了“电大”“业大”等院校,获得了大专学历,靠自己的努力改变了工作环境。他们有的当上了公司的经理、车间主任、科长,以及讲师、警督、会计主管、监理、记者等,靠自身的真才实学和不懈的努力赢得了社会的承认和尊重。 

四十年后,为纪念下乡四十周年,年已花甲的老知青,出于挥之不去的知青情结,对北大荒、黑土地以及永丰的眷恋,做了三件事。

第一件是出了一本《躬耕南阳》知青文集。

该文集31万字、326张图片;讲述了已封存四十年的往事,再现了北大荒生活和劳作的场景,释怀了人生感悟;并于2008年8月16日在天津南开大学东方艺术大厅举行了“纪念屯垦戍边四十年暨《躬耕南阳》首发式”。130多名知青战友参加了聚会。

第二件是在永丰农场场部建造了一座知青纪念碑。

碑题是:“情胜故里”;碑文是:“戊申秋始,学子两千,自津沪哈,屯垦永丰;艰苦磨砺,更有牺牲,感恩铭记,勒石永志。三地知青  己丑年夏立”。

第三件是组织了三地知青重返永丰的活动。

2009年8月15日下午,津沪哈三地260多名老知青不远千里聚会在冰城哈尔滨,在富东度假村举行了“永丰农场津沪哈三地知青联谊联欢会”。会上,三地知青代表发言、并表演了天津快板《知青缘》等16个节目。年已花甲的老知青载歌载舞,焕发出青春的活力。

次日上午7时,三地知青驱车400多公里,于下午3时抵达五大连池市下榻。17日上午在永丰农场知青纪念碑前举行隆重的揭幕仪式。前来参会的三地老知青220多人、农场(现已更名为“五大连池监狱”)100多名新老职工参加了揭幕式。宁静的永丰顿时活跃了起来。

这三件事谱就了永丰三地知青纪念下乡四十年的三部曲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